丝瓜视频卍卍

妖都偏远小镇,一辆劳斯莱斯在其中一个酒店开了过来,接待者远远看到就浑身一个机灵,赶紧向经理汇报了情况。

然后等待车停稳了以后,接待者一路小跑过来拉开了车门,顿时一股酒气和香水味,从车内扑面而来,两种奇怪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简直让人几欲作呕。

但是接待者还是非常的敬业,依然面带着微笑,将一脚踏出车门的陈远扶了下来。

“你是谁!”陈远满身通红,无力耷拉着的眼皮看着接待者,嘴巴里的酒臭味熏的接待者脸上肌肉都不住地抽搐。

“ 我···我是酒店的接待。”接待者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,强行挤出一丝微笑。

陈远身子晃了晃,半睁开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接待者,摇头晃脑地点着头:“很好,懂事!来!拿着!”

陈远醉的手都不能直线运动,比划了半天,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来,然后抽出两张,拍在了接待者的身上。

接待者赶紧松开一只手,接住了两张大钞,直接塞进了口袋里。

本来白天还十分不屑,那些混混抓着一个昏迷的女子,现在收到钱以后,也立马换了张嘴脸。

“来!陈少,我扶你上去!”接待者满脸堆笑着将陈远扶进了电梯。

经理则是躲在保安室里,对于陈远的这点小费,他可一点都不在意,毕竟口袋里的支票已经兑换成了金钱,楚天南才是他的大佬。

他现在主要是在保安室里看监控,生怕楚天南这个时候出来,撞上了陈远。

骑单车去海边玩耍的女生

这一整天经理都窝在这个充满臭味和腐味房间,盯着眼前的监控显示器,好在楚天南在进了房间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这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楚天南这个时候出来,到时候事情要是闹大了,他就不能呆在酒店里继续捞起他地方的钱了。

虽然这些钱抵不过楚天南给的,但是也是一笔不小的金额,他可不想就这么被开除。

叮。

抵达八楼的电梯缓缓打开,就算有接待者的扶持下,陈远还是走着S型的路线,好几次接待者想扶着他走直线,还被陈远训斥了几句。

嘀!

咔哒。

接待者一边扶着陈远,一边用万能卡将赵怀柔那个房间门打了开来,并将他扶了进去。

刚一进门,陈远就加快脚步扶着墙走进去,半眯的眼睛似乎在找着什么。

在看到旁边的卫生间时,一下子就冲了进去,然后瘫倒在地上,抱着马桶埋头就是一顿吐。

那红酒和食物掺杂的酸臭味,顿时弥漫在整个卫生间,还不断地向门外蔓延。

这下子接待者可是忍不住了,赶紧跑到房门外,不断地干呕了起来,眼泪鼻涕都不住地冒了出来。

在听到陈远剩下痛苦的哀嚎声后,接待者这才整理了下状态,屏住呼吸回到卫生间门口。

陈远现在已经躺倒在地上,嘴角甚至还有些残渣,就算屏住呼吸,那股酸臭味也不断地往鼻孔里钻。

接待者赶紧按下冲水键,将那些暗红色的残渣冲了下去,冲着那两张小费,他强忍着恶心,弄湿了毛巾,给陈远擦了下脸。

吐过之后虽然很痛苦,陈远的脑袋还算清醒了一些,当被毛巾接触到脸的瞬间,吓得从地上坐了起来。

在看了老半天后,才发现眼前这个人穿的是酒店的工作服,立即朝着他骂道:“你特么的是谁,给我滚出去!”

接待者没有想到陈远翻脸比翻书还快,但是出于职业素养,还是礼貌地笑着退了出去,并把门给他带上。

陈远拿着那条毛巾擦了下脸,然后漱完口就走了出去,把一张靠背椅子搬到床的正对面,就坐下来休息一下。

他看着眼前这个人间尤物,嘴角勾勒出一丝奸笑:“赵怀柔,你也真是特么的不识相,你要是跟了我也就不用被我用这种手段带来了,结果还是你要在我下方臣服!”

稍微缓和了一下,陈远开始活动一下身体,今天晚上他喝的太醉了,他可不想在这种状态下享用赵怀柔。

于是一步三晃地起身那了一瓶水就一饮而尽,精神也清醒了一些,于是就开始解开衣服。

“特么的,要不是在贤家庄,楚天南坏了我的好处,我今天也特么的不用为了一单狗屁的声音,去给那些人应酬!”

“劳资今天就要好好地在你身上找回受到的气!让你好好感受一下身为我的女人的好处!”

陈远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后,淫笑着走向还在昏迷的赵怀柔,就准备要扑上去的时候,门口却是嘀的一声,有人刷开了房门。

陈远顿时怒目圆瞪,大步走向走廊,并破口大骂:“特么的谁这么不长眼!要找死···”

当陈远走到走廊,看到门口站着的人,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机灵,醉意也一下子醒了一半,他默默地将后面的话和唾沫一起吞到了肚子里。

陈远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,用力地揉了揉眼睛,再次看了过去,这才嘴角抽搐地说道:“楚···楚天南??”

“怎么,不欢迎我进去坐一下吗?”楚天南嘴角一翘,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。

陈远在贤家庄的时候,就已经被楚天南的气势和背后的实力给震慑到,加上小时候就对楚天南有阴影。

这个状态下看到楚天南,本来有反应的身体,也顿时萎靡了下去,他甚至都怀疑以后还能不能用了。

陈远硬挤出一丝微笑,刚想邀请楚天南进来,突然想起赵怀柔还在床上,眼睛有些飘忽不定地找着借口。

“要不你出去等下吧,你看我这个样子,这里也不适合说话吧,我马上穿好衣服,我请你去吃饭吧!”陈远现在只想赶紧让楚天南离开这个房间。

楚天南却是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,并随手把门关上,还用拳头把锁头破坏掉,就算外面的人一时间也无法进来。

见到这种情况,陈远吓得脚下一软,哀嚎道:“你···你想做什么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